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

道教音樂

道教音樂

根據統計
台灣宗教信徒裡面
人數最多的宗教就是道教
台灣到處都是廟宇
全台灣廟宇數量最多的也是道教
對台灣日常生活影響最大的也是道教

雖然信服道教的人數很多
可是除了少數法國人有興趣研究以外
台灣研究道教的人很少
至於研究道教音樂的人更少

道教音樂大多口傳心授
口耳相傳
因陋就簡
很多傳承不再
至為可惜

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燕子湖畔

應邀與老師及兩位老友聚餐於此無菜單料理餐廳,只見服務小姐輕聲細語殷勤講解服務,具有特色的萬古燒及赤陶蒸盤鱘龍魚片,火山岩蓋燙大沙公,現流刺身,玉 子蝦片花枝片,特調湯汁山藥絲,岩燙牛肉片,等等一道道上來,配上溫熱的日本酒,在這美麗迷人的燕子湖畔的彩色橋下,回首四十年往事種種,談天涯海角老友 近況,人事滄桑,無限感慨,但此良師益友聚會其樂無窮,期待再相聚。

http://www.eliteslowfood.com/

2016年3月19日 星期六

國樂憶往


今天有點咳嗽,沒法說話就以手代口,看看國樂老照片回憶一些往事,因為時間久了,很可能有記錯的地方,歡迎大家指正。

國樂憶往,第一章,加入國樂。

我是因為誤會而加入國樂社的,原來沒想到過要去學國樂。

台北市成功高中當時規定在每星期三下午的聯課活動,高一高二每一個學生都必須參加一項課外活動,高三的學生則因為要準備聯考,可以自由參加。我高一時選的聯課活動是珠算社,每次上課都會點名,回家還要練心算,練了一年在學期結束時老師說我們的程度已經可以去考珠算四級考試,我正在覺得還要去考試真麻煩,這時同班同學潘光輝坐在我後面,他常常搬著一台陳先進做的三夾板古箏來教室,他告訴我說國樂老師周岐峰老師是從來不點名的,可以自由翹課,我聽說後在高二開學時就轉到國樂社去了。

沒想到我轉到國樂社後,周岐峰老師因為當時是正聲廣播公司的副總經理,每天忙於公司的業務、歌星、歌唱訓練班、編輯歌本,等等,忙得不得了,無法再來兼國樂課,就指派他的得意弟子林月里小姐來代班,她那時還是大專學生,比高三學生大不了幾歲。當時還有另外一位李兆星老師,他與周老師一起分工教,他主要教笙及吹管一類的樂器。我後來與李林兩位老師都保持聯絡成為長久的師生關係。

林老師以前教過成淵初中,是第一次教高中,因為高三學生可自由參加聯課活動,她就根本不管高三學生,但是把高一高二學生管得緊緊的,每次一定點名,我也完全不能翹課。

第一次上課時她根本不問你的興趣是什麼,要學什麼樂器,就直接指定這幾人吹笛子,這幾人拉南胡,這幾人彈秦琴等等。其實那時侯的人大多數對國樂器也是一竅不通,無從選擇。我被指派拉南胡,後來心裏有點埋怨,為什麼不讓我吹笛子。先進工藝社的老闆陳先進先生當時親自帶來一批南胡,分給我的是一把尼龍線有龍頭的南胡,那時他賣給我們是優惠價每把75元,還可分三期付款。

因為周岐峰老師還是名義上的國樂老師,有時候也來視察、指導一番。比賽前則一定會請他來親自指導。我記得我們有一次比賽曲之一是春江花月夜,由潘光輝彈古箏,我是第一胡琴手,其實我認為林昱廷,張弈仁兩位學弟都拉得比我久,比我好,只是當時還有尊重學長的風氣,就讓我坐在前面。其中有一段是十一孔新笛吹的獨奏樂段,周老師聽完後就直接指著當時吹新笛的黃得瑞,他那時已高三仍志願參加比賽,叫他回去把那一段吹一萬遍,我當時有點吃驚,因為他很少講嚴厲的話,由此可知他對音樂是要求很高的。至於黃得瑞是否吹了一萬遍,我最近我有機會問過他,他說已經不記得了。

林老師在成功高中教了三年,年年都是冠軍,她以冠軍老師聞名樂壇,不久她就就被光仁中學以重金禮聘擔任專任國樂老師。她離開成功後後,成功聘請了一位中廣國樂團的老師接任。林老師上課非常認真,她每堂課下來都是滿臉通紅,香汗淋漓。以前的樂器品質較差,她在上課、比賽、演出前都一定要全部親自調音,可見她對音準的要求很嚴格。反觀我後來自己指揮或帶樂團,除非團員特別要求幫忙,或者音準實在差得太多,我幾乎從不幫忙調音的。

周岐峰老師是一位非常溫文儒雅的翩翩公子,在幼獅指揮時他來去好像一陣風。平常練習多由曹乃洲老師指揮,至於所有的譜務、事務、聯絡、安排等事項通通由李兆星老師負責,我常常看到李老師忙到根本沒時間摸樂器。他後來成立學藝出版社,終生獻身給國樂的樂譜及書籍等出版與發行,常常忙到沒時間睡覺,更無法交女朋友結婚了。

周老師的雙頰有很深的酒窩,聲音非常溫柔,有點像女人的聲音,這是事實,沒有對周老師或女人不敬的意思。許輪乾老師曾抱怨周老師只收女弟子,後來經過澄清,其實他也收過男學生,許老師是誤會了。

我在幼獅、中華、中廣因為年紀最輕,不敢隨便與人講話,只偶爾跟坐在旁邊的南胡手交談,在幼獅及中華時坐在我旁邊都是杜碧鑾,就跟她比較熟。後來也跟拉弦組也比較有互動,與其他樂器的人就不熟。

我在成功和靈安社連續兩年都獲得冠軍後,中廣國樂團的孫培章團長還親筆寫信邀請我加入中廣國樂團,除了車馬費,中廣的證件外,他還指定了三個團員跟當時的作曲專員李健教授學習作曲。我也被指定去學作曲,只記得李健老師要我們從唐詩三百首中自己挑選詩詞作曲,當作業給他改。我當時寫了好多首,可是現在只記得床前明月光的一首,後來我的樂團也練習演奏過。

當時從事專業的國樂工作不外去做助教,自己開班教國樂,參加半職業的樂團,或是賣樂器,全部都賺不了什麼錢,但是我的許多國樂朋友和學生都不計名利,專業從事國樂工作,研究國樂,真是令人欽佩,後來他們也都有卓越的表現。我也曾經一度隱隱考慮是否要專注於國樂工作,甚至再去進修音樂,但是後來因為忙於功課,出國跑船,調職美國,天天搞工業安全得工作,變成了國樂的逃兵,說起來有點對不起幾位愛護我的國樂老師的栽培與期望。1979年市立國樂團成立時我正在杜邦公司赴美受訓完全不知情,據老友孫新財說單單靈安社國樂團就有8個人考取了市立國樂團成為創團團員。

我雖然是因為誤會加入了國樂社,但是還沒上課就被潘光輝帶到當時在樓梯下的小小樂器室內,他介紹一位學長給我,就是王瑞裕,他馬上教我音階,成為我的小老師,以後我也變成他的跟班。

我拉著拉著就迷上了國樂,我們當時很多同學都日夜不停的練,我的食指因為磨擦過度長了水泡,另外一位學弟張奕仁因為練習過度拉傷了手腕,竟然成為他一生的毛病。

我們那時讀了高子銘的現代國樂,王光祈、繆天水(瑞)的書,都意氣昂然、熱血沸騰要復興國樂,好像國樂就靠我們了。

當時其實也沒什麼譜和曲子好拉,只有李兆星印的十大名曲,就跟著學長亂拉,不久就全部拉了一遍。後來女王唱片來了,開始練江河水,牧人,三門峽等曲。我迷上了三門峽,認為是世界級的名曲,天天聽都聽不厭。

王瑞裕說要復興中國音樂必須從地方音樂開始,我就跟他去學南管,碰到杜碧鑾,邱秋月,金德航等師大的學生也一起在國語日報社的鄭叔簡老師處免費學南管。

余承堯老先生非常熱愛和關心南管,常常來視察我們的練習情況,有一次他還邀請我們去他在陽明山的家去玩。只見他家中滿桌滿地都是他畫的非常獨特風格的國畫。他歡迎大家儘量自由帶走,我當時年輕不好意思拿,沒想到他的畫經過美國新聞處的宣傳以後,現在每張的行情都是上千萬台幣一幅了。如果當初多帶幾張,現在跟老友張大立一樣,花個幾千萬成立幾個國樂社都沒問題了。

王瑞裕學長又邀我去學佛教音樂,道教音樂,崑曲,歌仔戲等戲曲,古琴,等等,我就推說太忙不去了,因為對課業影響實在太大了。但是金德航,杜碧鑾等師大學生都去學崑曲了。

王瑞裕繼續到處去學,結果聯考考了三次才考取。還有幾位國樂朋友也是一樣無怨無悔,一生廢寢忘食的研究國樂,結果是重修,延畢,甚至大學都讀不完。那時擁有任何對岸的出版物都是絕對被禁止的重大罪犯,有許多人,包括我自己,只是因為喜歡、接觸、蒐集、購買、和出版大陸的國樂書籍、錄音帶等等,就被警備總部叫去警告、調查、威脅,甚至逮捕和關了很久,這些人可以說是台灣國樂的烈士,如果沒有他們的努力與衝撞,可能今天國樂的進展和歷史就會不一樣了。



後記:

文章登出後,現在美國的張志召博士是晚我ㄧ屆的成功學弟,從他的回應中可以看出他對於成功高中訓導主任席大炮對於國樂社保持冠軍的壓力不是很愉快,覺得學校有點在逼迫他們努力的意思。

與他們完全不同的是,我們那屆對於高三參不參加比賽,完全沒有強迫參加的意思,我高三下學期距離聯考三個月還在努力練習參加比賽,我是完全自願的,其實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勸我不要參加比賽,我還要執意要自願參加。

那時成功不但國樂強,管樂,口琴,男生合唱等等也都非常強,也是連年冠軍。我記得很清楚,我第一次去新竹比賽時剛好聽到崔玉磐指揮的成功管樂隊吹奏貝多芬艾格蒙序曲,演奏後全場鴨雀無聲,非常感動。合唱團後來成立拉縴人合唱團,現在已經在上海成立分團了。

因為當初成功高中從周岐峰老師以及林月里老師領導以來都是年年保持高中國樂冠軍的,可以理解以後ㄧ直要保持冠軍,壓力就會越來越大,這可能就是為什麼林老 師離開成功兩年之後,成功居然首次失去了冠軍,由建中拿走了冠軍,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其實成功國樂社成立早於建中,附中成立更晚,競爭者越多,當 然競爭更激烈。後來附中也聘請我去教了一屆。

我那時還在海洋讀大三,好友李國強來告訴我,成功國樂比賽失敗了,而且原來的國樂老師也走了,開學好久了還是找不到國樂老師,問我要不要回去幫忙?因為其他的校友都有原因不能來,我就義不容辭的接受了學校的聘書,成為成功的國樂老師。這段故事說來話長,要第二章分解。

總之,在一年非常辛苦的努力之後,我們奪回了冠軍,成功高中還頒發成功榮譽獎給我。但是我因為天天搞國樂,課業耽誤太多,就趕快把成功國樂老師的工作移交給學弟林昱廷接任。因為那時我同時還有靈安社國樂團,和海洋國樂團要去支援,忙得不可開交。

2014年3月13日 星期四

從音樂中懷念正平兄

從音樂中懷念正平兄

2014221日是正平兄一周年的忌日星期六整個上午我特地仔細聆聽正平兄在薰風六十周年當天送給我的琵琶行光碟片,接著再觀賞200564日他在市國期間所主導演出的崑劇牡丹亭精華版錄影想聽出他在音樂中要表達的意思並藉此回想與他幾段清淡的因緣

我對琵琶是外行,但是感覺他的琵琶演奏技巧是相當完美的,即使在十面埋伏裏他的按揉弦音也是震動人心的,強弱速度恰如其分,輕聲和弱聲處理特佳,他的音樂正如他本人同樣的風格,基本上是中規中矩,非常穩定可靠,即使在拉緊報時也不會有過當之處,但是感情是豐富的,手法是揮灑自如的,讓人驚嘆回味不已。回想當初他演奏邊疆舞曲的手法和和聲,翻新古曲,令人蕩氣迴腸數日不去,連我都忍不住去練了幾句邊疆舞曲了。他的音樂真像他本人,講話溫柔,但做事還是很有定見。

他外文系畢業後專業於音樂,好像是自然的,但是應該也受到中華、中廣國樂團及薰風、大學樂團及樂刊的過程的影響,後來毅然去英國留學音樂,不知是否受到王光祈的影響,當時我們幾個朋友都深受王光祈的感動,但是對後來的朱家炯,邱坤良,沈冬進修可能都有啟發性。

因為同時進大學的機緣關係,我跟正平兄頗有幾段交會因緣,不過我們兩人都有點悶,即使在同樂團,也是很少交談,只能敘述一二聊表紀念之意:

1.      與台大外文系的關係:正平兄是台大外文系的學生,我當時剛好認識了兩位他的同班同學:樓珮玲(諸暨小同鄉)和謝霖(暑期活動認識的)。樓珮玲是在薰風認識的,後來同去南部巡迴演出就比較熟。謝霖是大一時參加戰地政務研習營認識的,以後戰地政務研習營又連續複訓幾次,大家就熟了。那時我還跟交大研究所的樓鈞穗(諸暨小同鄉),東吳的某同學,淡水工商的梁亞雄等較常聯絡,同營的還有現任的外交部長沈呂巡。謝霖一直對我很好,到她結婚後移居美國,才斷了聯絡。好像偶而與她們聊到過王正平一次,但是她們都沒有特別印象,可見正平兄在系內也是低調的。

2.      同鄉關係:我的祖籍是浙江諸暨,但是祖父一代就已遷居杭州,所以跟正平兄也算杭州小同鄉,不過他生在杭州卻講的廣東話,我則是浙江話,廣東話都不通,因此也沒深談過。

3.      樂團及樂友關係:1969年起在中華國樂團,1972年參加台大薰風活動,1973年加入中廣國樂團,都與正平兄都有些交集,但也少交談。他們那時在辦中國樂刊,大學樂團,因為我有時住在李兆星老師處,所以常看到李鎮東老師到李兆星老師處聊天,大學樂團的人有時也去買樂譜和聯絡印刷等事務,他們的出版物及演出我都有幸現場聆賞。

4.      同時比賽冠軍關係:1971年我指揮成功高中山歌及毋忘在莒得到高中組國樂比賽冠軍,1972年我大四指揮靈安社國樂團演出巨人頌及驚鳥得到社會組冠軍,同年正平兄大四也指揮台大薰風國樂社演出採茶撲蝶及十面埋伏得到大學組冠軍,因為有幾位薰風校友也是靈安社的團員,雙方團員都認識,又雙雙在一起得獎,大家都很高興一起合照,後來197246日冠軍單位又同時在台北國際學舍演出。

5.      與他太太的間接關係:我因為國樂活動與台大薰風前社長陳仲桐算是蠻熟悉的,她還曾經幫忙我,帶著揚琴到海洋學院幫我伴奏江河水等曲的演出,但是我從沒去過她家,所以不認識她妹妹,後來聽說正平兄與她妹妹結婚起初有點意外,後來知道他們大學樂團在陳家練習,那就又很合理了。

6.      崑曲先後關係:早年跟著王瑞裕學長到處學習南管、潮州樂等地方音樂,當時台大的周鳳丹,張華克,師大的金德航,杜碧鑾,邱秋月等人都在學崑曲,邀我去學崑曲和古琴,我跟瑞裕兄說我學得太多了,崑曲以後再學,這個以後一拖就是三十年。2007年秋天,徐燕雄兄硬拉我去幽蘭樂坊擔任二胡伴奏,接替李光華老師的位子,原來他年紀大又要幫忙看孫子想休息了,我才開始學習崑曲,原來一竅不通,可是當年1216日馬上就要演出,要與江蘇崑劇院的張繼青,姚繼焜,戴培德,徐達君,許建敏等崑曲及音樂大師合作同場演出,而且指定我負責獨奏崑曲的國歌皂羅袍那一段,真是打鴨子上架,雖然勉強完成,味道不夠,一直到遲凌雲老師來台親自教授才知有天壤之別。正平兄則早已在200564日領先耗費鉅資鄭重與江蘇省崑劇院幾位大師在台北中山堂演出過了,開創牡丹亭演出的新頁。幽蘭樂坊後來能夠邀請到這幾位大師一再來台指導,也是他們受到正平兄邀請後的良好印象所助。

2006年左右我恢復國樂活動,去聽音樂會時剛好碰到正平兄,他馬上記得我打招呼,可見他記憶力真好。他的容貌髮型其實從大學起一輩子幾乎都沒有大變化,只是有時頭髮較長,一樣是高高帥帥,所謂南人北相,一樣是輕聲細語,總是笑臉迎人,溫文儒雅。

聽說他去佛光山幫忙,覺得佛光山真幸運。聽說他還要辦獨奏會,覺得他是退而不休精神可佩,精力毅力超強,問他為何不怕麻煩,享享清福,他只是謙虛的說,老早安排答應的,他其實已昭示大家不可偷懶,還要努力精進。他驟然而逝,真是出人意外,他正值盛年,正可擺脫俗務,宏圖大展創作之際,真令國樂界扼腕同哀,損失慘重,同儕也都要多注意保養身體啊。

從正平兄的志業看來

1.      他對琵琶仍有很多構想待發揮,後進不可自滿。

2.      他對傳統戲曲,表現出是有保存宣揚整理創新意念的

3.      他對創作新曲是努力不懈勇於嘗試、並且不斷實驗帶頭前進的

我忙得頭腦昏昏,也無暇整理資料,只有草草幾句,迷糊間好像看到正平兄復生,在開口露齒微笑。或許如何繼續他的志業才是懷念他的最佳方式吧

P.S.看到周鳳丹,趙秦育等老友來的文章,才知道他們的近況,若能因正平兄讓眾多失聯的老友連上線,也是功德一件,相信正平兄在天也會感覺寬慰才是。阿彌陀佛!

2014年1月20日 星期一

大學里歲末聯歡 國樂演出順利完成

 大學里歲末聯歡 國樂演出順利完成

2014年1月18日星期六下午二時開始到五時

台北市大安區大學里是
台北市最大的一個里
又緊鄰最高學府國立台灣大學
所以號稱天下第一里

里民平均素質最高
國樂團成立已六年
成員平均水準頗高
演出精采可期

本次演出特別演出初次排練的
春夜漫舞
是楊秉忠老師的名曲
現在已經很少演出
值得前來欣賞

1400活動開始
先是魔術 再來管樂等
國樂是第四個節目
還有合唱舞蹈
免費春聯 稅捐 健檢等宣導贈品
美食免費品嚐
活動全部免費 歡迎參加

此次特邀台大薰風國樂團
部分校友參與社區活動
陣容更為盛大
精彩可期

大學里國樂團節目單

時間:2014年1月18日星期六下午二時起

地點:
晴天在 溫州公園 (在台電大樓對面的羅斯福路三段283巷內)
雨天在 辛亥區民活動中心 (在台大小巨蛋對面的辛亥路橋下 辛亥路一段臨141號 辛亥路與溫州街交叉口旁橋下)

搭乘捷運可在台電大樓或公館站下均可

曲目:
1. 金蛇狂舞
2. 花好月圓
3. 兩小無猜
4. 彩雲追月
5. 春夜漫舞
6. 薄海騰歡
7. 恭喜恭喜

台北市大安區大學里國樂團
練習時間:每週五晚間7點30分至9點30分
聯絡人:0937068133張老師

2014年1月17日 星期五

吳開先生的潮州音樂

吳開先生的潮州音樂
連結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i2ZAlRApl0

2013年12月21日 星期六

聽沈冬教授演講




20131221日星期六
聽沈冬教授演講

今天下午報名參加趨勢教育基金會在國家圖書館演講廳聆聽沈冬教授演講《盛唐音樂與詩國風華》。沈教授口齒清晰,口若懸河,抑揚頓綽,情感動人,內容豐富,圖文詩樂,深入淺出,她講了差不多整整160分鐘,幾乎沒有休息,太厲害了(也太辛苦了)

她的開場白很感人,她說早期在研究期間曾夢見韓愈,最近她編著寶島回想曲期間曾夢見周蘭萍,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見她用心之誠。沈教授先從中國音樂的全覽看起,雅樂、胡樂、俗樂的互動與影響,其實一直到今天仍然在不斷進行中。再談切題的唐朝音樂,是中國音樂的國際時期,她接受陳寅恪先生「唐之胡樂因於隋,隋之胡樂傳自北齊,北齊胡樂承襲北魏洛陽之胡人。」作為她演講的架構。

她技巧的舉出現在流行的連續劇蘭陵王北朝周武帝宇文邕及武則天及唐中宗為時間及人物相對關係的座標,讓人一聽了然。她先蒐集了許多圖片資料及音樂推測杜甫及李白當時可能聽到及看到音樂及舞蹈。杜甫本人有關音樂的詩詞不多,她還是舉出例子說明。她說李白本來就是多才多藝的文人,她並且從李白的詩中可以確定李白頗會彈古琴。最後她選出幾首唐代傳世的樂曲〈幽蘭〉、〈胡笳〉,〈渭城曲〉等讓大家試聽一段說明作為結束。她強調很多例曲在網站及YouTube內有。

她在演講中有時引古論今,口氣婉轉但也值得深思,例如:請問我國現在的音樂主管單位為何?答案是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發展司。例如:高官、總統都會演奏樂器嗎?再例如:唐朝國際音樂期引進西域音樂與民國初年引進西洋音樂有相似處,但是反應完全不同,唐朝人在接受西域各國音樂時是有自信的,民初接受西洋音樂,是完全放棄原有戲曲、地方音樂及古琴等音樂等等。可惜的是時間不夠,還有很多資料和錄音、錄影都無法細細欣賞。

演講後陳怡蓁執行長說她聽過無數場演講,這場演講內容資料之豐富也是極為罕見的,她對於這位台大中文系的學妹十分佩服。果然演講結束後第一個提出的問題就是,大家都要補聽被省略的霓裳羽衣曲,等等。這次沈教授的演講內容豐富,而且很有深意,真是歷年來最重要的普及音樂演講。

有關演講詳情請參閱:  http://www.trend.org/arts_info.php?pid=955